杭州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安全

九荒帝魔决第三百五十九章何惜一跪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杭州汽车网

九荒帝魔决 第三百五十九章 何惜一跪

对面.叶枫一步步逼來.眼中杀意凝聚成寒芒.死死盯着蔡天阳.冷冷说道.“放了她.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.”

哈哈哈....

不曾想.蔡天阳狰狞笑了.他很谨慎.剑气连接了茯苓.众强若出手相救.必定会牵连茯苓.他抓住了叶枫的软肋.狰狞说道.“叶枫.我承认.你很强.但那又怎样.你一样保不住你最爱的女人.”

“放了他.”叶枫再次逼近.滔天的杀意.虽然无形.但却冰冷.压得蔡天阳不断吐血后退.

哼.

蔡天阳冷哼.狰狞的看着叶枫.笑道.“叶枫.再走一步.你就等着为她收尸吧.”

说着.蔡天阳抖动杀剑.在茯苓肩上留下了一道剑痕.杀气涌入她的体内.破坏着他的经脉.让她不由得吐血.神色瞬间苍白了下來.

见状.叶枫生生定住了身躯.浑身颤抖不已.心在滴血.他眼眶欲碎.双目通红.布满血丝.只感觉有尖刀在剜自己的心.恐怖的杀意无法遏制.以这个距离.还有蔡天阳预先的布置.他沒有把握秒杀蔡天阳.

同样.钟江他们也沒有把握.只能团团围住了蔡天阳.只等茯苓被解救.众强一拥而上.灭了这个狗杂碎.

见叶枫驻足.蔡天阳笑得更加肆无忌惮.脸色瞬间变得狰狞.咆哮道.“给我跪下.跪下求我.”

顿时.叶枫身体一颤.眼中滔天寒芒凝聚.

“你个杂碎.”脾气暴躁的天轮派圣子.顿时大骂.手握冷刀便欲杀出.却被钟江等人拦住.此时冲过去.无疑是害了茯苓.

“跪下.”蔡天阳再次狰狞咆哮.像一条疯狗一般.说着.又一道剑气颤动.在茯苓身上留下一道剑痕.

茯苓再次吐血.但却无痛色.看着叶枫.说道.“你不许跪.”

叶枫一笑.“男子汉大丈夫.何惜一跪.”

说着.叶枫一甩衣袍.低下了高傲的头颅.坚挺的双膝弯曲.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.平淡说道.“我求你.放了她.”

叶枫平静的有些吓人.比之浑身暴涌杀机更加吓人.暴风雨前的宁静.形容的就是此时的他.

他双膝跪地.坚韧身躯弯曲.雪白长发垂落.遮盖了他的脸庞.

睥睨天下的大楚玄宗圣主.此时竟然下跪了.为了自己的女人.

男子汉大丈夫.何惜一跪.

玄月默然.天池圣女不忍.钟灵气抿嘴.心里在为叶枫鸣不平.三人眼中各自有莫名神光流转.

这一幕看的在场人都为之动容.太多人沉默了.

修士自诩为仙.高高在上.有几人能为自己女人而低头下跪.修士也是人.也有人的情感.女人有这样一个男人.夫复何求.

这..这是演的哪一出.

山下的修士们.通过玄光镜看到了这一幕.表情愕然无比.“叶枫和玄月不是一对吗.这白发女人谁啊.”

哈哈哈.....

哈哈哈.....

山峰之上.狰狞笑声癫狂.蔡天阳面目可憎.饶有兴趣的看着叶枫.“叶枫.你可曾想到.你也有像狗一样匍匐在我脚下的时候.”

“我求你.放了她.”叶枫话语依旧平淡.

“还不放人.”钟江等人暴喝.他们虽不是叶枫.但心中的怒火已然遏制不住了.

蔡天阳直接无视钟江等人.只是狰狞笑看叶枫.玩味笑道.“來.跪着來我面前.”

嗡.

顿时.一阵嗡鸣在钟江等人脑海响起.一股遏制不住的杀意已然不受压制了.蔡天阳当真是可恨.变本加厉.以茯苓为人质.要挟叶枫.

“你当真该死.”此时连淡定从容的天池圣母都忍不住冷叱了.无形的杀意汇聚在了双眼中.勾勒出一幅尸山血海的画面.

“圣母.这是叶枫自己的事.”叶枫话语平淡.轻轻抬膝.砰的一声向前迈了一步.

砰.

砰.

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.清晰可见.万众瞩目之下.叶枫匍匐前行.脸色平淡.却是异常的坚定.一步步跪着向着蔡天阳而去.

在场人.身体为之一颤.神色再次动容.

如拜月教祖这些人.却是暗自冷笑.笑得有些阴狠.这一幕看的他们当真是大快人心.

茯苓娇躯颤动.两行泪水默然流下.眼见着那不屈的身影.像一条狗一般匍匐而來.

她心痛.心痛叶枫为他付出了太多.若非叶枫每日以血为她炼身.恐怕早已2.发展社会统筹下的市场调节破入了空冥境.他拼尽所有.只为保她不散.此时竟然为了她.甘愿俯首跪地.像狗一般哀求着.

“叶枫.”茯苓声音颤抖.带着泪水.话语哽咽.“你不许再过來.”

说着.茯苓玉手生生握住了肩上那把zǐ光杀剑.

zǐ光杀剑轻颤.杀气迸射.茯苓玉手瞬间鲜血淋淋.杀气逼入她的身体.破坏着她的经脉.让她浑身沐浴在鲜血之下.雪白衣裙.瞬间变成血红色.

茯苓生生把杀剑挪到了自己脖颈处.她的意思很明显.叶枫若再往前匍匐.她会自刎在这里.

“我跪一跪又何妨.”叶枫未曾停下.笑看茯苓.“我们还要回家见爹娘.”

说着.他再次跪着上前.“我们还要做一对平凡的夫妻.”

砰.

接地又是一声.他膝盖坚韧有力.“我们勾勒了太多美好画面.那就是我们的未來.”

砰.

他膝盖再次落下.一张温情的笑脸看着茯苓.笑意如春风沐浴.“你可知.今日你若死了.所有人的都会为你陪葬.”

嘶.

倒吸冷气的声音席卷.在场人纷纷咯噔一声.

叶枫的话语太明显.今日若茯苓死了.这里的人.都会为她陪葬.他们太相信叶枫说得出做得到了.这是一个狠人.更是一个疯子.

茯苓就是她的一切.她若死了.便是毁了叶枫所有的一切.什么是万念俱灰.这样的人.沒什么不敢做的.

茯苓轻轻放开了杀剑.泪如雨下.话语哽咽.她不是大善之人.不想太多人为她陪葬.她太了解叶枫.为了她.什么都做的出來.

砰.

砰.

膝盖撞击地面的声音还在继续.叶枫一步步靠近石台.眼中沒有杀机.只是温情的看着茯苓.他只知道.此时救下茯苓最重要.其他的什么都不是.

啧啧啧....

蔡天阳戏来自中国、美国、波兰、韩国、南非和马来西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领袖及妇女代表出席。新华社发(王大玮摄)前一页[1][2][3][4]下一页6月6日虐.啧着嘴.饶有玩味的看着叶枫.“真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恋哪.叶枫.你真是让我太意外了.是不是很像杀我..”

蔡天阳笑得肆无忌惮的.脚下开始有阵纹流转.

嗯.

众强眼睛一眯.扫过那座石台.竟未发现.那石台之上早已被人刻下了阵纹.这哪里是一座普通的石台.分明就是一座阵台.通过阵台.可横渡出去.

原來.这蔡天阳早就为自己想好了退路.此时的一幕.现在看來.或许是早就预谋好的.他要通过阵台开溜了.

哈哈哈....

蔡天阳笑得更为肆无忌惮.狰狞之色更胜.他脚下的阵台在急速的复苏着.一旦复苏.心念一动.便可横渡出去.

他是何门何派.

此时有人突兀的说了一句.

蔡天阳.上一届天榜第三.这是大楚都知道的事情.只是.有关他的來历.竟无人知晓.也难怪他敢明目张胆的要挟叶枫.这是不怕叶枫寻仇啊.

“当真是好算计.”钟江等人冷哼.眼中杀机更胜.

嗡.嗡.

阵台开始轻颤.阵纹已经完成.

蔡天阳俯瞰叶枫.饶有玩味.脸上尽是淫秽之色.戏虐道.“叶枫.你的女人.我要带走了.”

“他要带着白发姐姐走.”钟灵顿时叫道.

“拦住他.”天池圣母动了.瞬间挪移出去.抬起玉手压向阵台.

“留下.”钟江也探出大手.欲要切断阵台和外界的联系.

“哪里走.”天轮派掌教冷哼.眉心一道天盖下.遮盖了虚空.

叶枫抢在了所有人前面.太虚步施展.速度达到了今生最快.十几丈的距离.瞬间杀至.金光手掌抓向阵台.“你给我留下.”

哼哼.

蔡天阳露出戏虐知晓.心念一动.整个人就消失了.连带着茯苓也一并被带走了.

轰.

他们消失.他脚下的阵台被四方的攻击瞬间碾碎.却未曾留下他们.

啊.....

叶枫疯狂了.惊天气势爆发.一拳拳的轰上虚空.希望可以歪打正着.干扰那冥冥中的通道.

他这是无用之功.阵台是横渡空间之用.可不同于空间通道.沒有特定的坐标.就连天境修士也不见得能捕捉的到.这不是实力不够.而是冥冥中法则力量有限.

轰.

轰.

叶枫丝毫不知疲倦.一拳融合太多变化.每次出拳.都能把高天打出一个大窟窿出來.这里的虚空.被他一人碾压成了碎片.

“回來.回來.”叶枫血泪横飞.像是陷入了癫狂.气血冲天.滚滚不断.金光爆射.映照整个天地.

他是无比的悔恨.太相信的实力.是这种强大的自信才造就了此时的一幕.若非如此.茯苓也不会被掳走.这一走.或许就是永别.

他的梦.破碎了.

他心如刀绞.心痛比之万蛊之术更甚.

轰.

轰.

虚空轰雷不断.叶枫像一头发了疯的雄狮.不断轰击高天.需要打破冥冥中法则.再把心爱的那人寻回.

止汗露缓解狐臭
重庆看白癜风专科医院
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