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汉皇刘备 第二百六十章 徐州之乱(六)

时间:2020-03-13 来源网站:杭州汽车网

汉皇刘备 第二百六十章 徐州之乱(六)

这边刘备在劝曹操息雷霆之怒,那边袁绍也有点撑不下去了。请大家看最全!∈↗,袁绍还不是史上那个执掌冀、青、幽、并四州的北方霸主。他如今只是刚刚在冀州站稳脚而已。而在四周,袁绍发现他的敌人还有很多。

幽州的公孙瓒就不说了,在并州打得自己外甥高干哇哇叫的吕布、於夫罗也不说了,只说在冀州境内,大河以北,群山之间,那一大片黑山贼,就足够袁绍头疼的了。

当年张燕拥众百万,势力遍布常山、中山、赵郡、河内、上党诸郡县,连朝廷都无可奈何,只得捏着鼻子招安张燕,拜其为平难中郎将,让其管理河北山区,授其举荐孝廉,派遣计吏到洛阳的权力。如今虽然在各方的大力打击下,黑山贼势力多有缩水,可那也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小瞧的。

这回袁绍抽冷子干掉了于毒,又搂草打兔子,顺手灭了一大片,光是筑京观所用的首级就足有数万,更不用说被击散四处逃窜的人数了。乱世,还不是看谁的人马多。于毒所部就有数万,再加上无辜中箭的,此番损失无数,张燕那是真的心痛了。于毒投奔他快有小十年,虽然不是铁杆心腹,但也是黑山军中一直坚定支持他的盟友。上次于毒在兖州闹事,被曹操打得仓皇而逃,好不容易死了个替身才逃得一命。想不到,没多久,竟然就在冀州,就在黑山军的大本营给送了命。你说张燕怒不怒?

这次借了胡骑来,就是想来报仇的。所以张燕刚开始压根儿就不在乎伤亡。这世道,还怕抓不到壮丁来从军?

可是,张燕耗得起,袁绍耗不起。虽然他逐渐在占上风。但袁绍一想到幽州、并州,还有一向不友好的青州,逐渐离心的兖州,他就头疼,吃不好也睡不好。

于是,想了好几天终于想透彻的袁绍亲率麴义等邀张燕战于井陉,又暗使颜良等伏兵于虖沱河。其时,旌旗蔽日,金鼓动天,两军死斗,从早至晚。待两军皆疲时,一声鼓响,大将颜良、文丑等自张燕军后杀出,欢声动天,金鼓齐振,张燕措手不及,遂败。袁绍大破黑山军后,并未追击,遣使至张燕营中,约定两家不如就此罢手。

张燕虽然不在乎伤亡,但打不赢还一直打,那就是有点儿蠢了,更何况,胡骑都是他借来的雇佣军,虽然有交情在,但还是要付出代价的。既然袁绍想罢手,那么就罢手好了。当然,张燕也不傻,袁绍占了上风还想两家握手言和,肯定是有事。既然这样,不狮子大开口讨点好处,那就太可惜了。于是张燕便亲书一封,让袁绍的使者给带了回去。

袁绍在营中,等来了张燕的书信,打开一看,好悬没给气死。看看张燕怎么说的:“袁公欲战便战,欲和便和,当我张燕何许人哉?袁公与我同为汉臣,却擅启战端,害我数十万黑山袍泽,今诸山之间,尸首遍野,血流漂杵,我黑山军兄弟日夜号哭,誓欲报此血仇。燕本微末,蒙诸将士之厚爱,方得以执黑山军之牛耳。今将士愤愤,群情汹汹,燕又岂敢不从?两方罢战之事,袁公休得再言。”

袁绍一股怒气无可发泄,只恨不得一剑把张燕这个臭不要脸的给剁得稀巴烂才好。你家于毒把老子的邺城都打破了,这是谁擅启战端?我冀州死伤无数,你黑山军就不能死人了?连于毒所部,一起加起来,阵斩数万,跑了数万,夸张点,算上受伤不治的,失足掉河里、悬崖下面,或者被野兽吃了的,算你十来万好了,你胡乱一说,就成了几十万人都被我害了?真要这样,老子还不想罢手了呢,趁早把你这蝥贼给灭喽!你张燕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,十数年间,黑山军的刺头一个个的,不是急病暴毙就是骑马跌死,你要说退兵,你麾下的贼头敢放半个屁?还跟我假惺惺的说群情汹汹岂敢不从?

袁绍后来能混成北方霸主,自然非是常人。于是忍了又忍,把这一口恶气给咽下,又派了使者前去张燕那送信。

信中,先是强硬的表示了对于毒擅自偷袭魏郡、造成冀州百姓无辜死伤的极大愤慨,然后表示,自己的反击是迫不得已的,是无可奈何的。至于后来造成的其他黑山军的死伤,那是于毒反抗太过激烈,自己一路尾随追击而导致的,实属正常。张将军枉顾同殿为臣的情份,颠倒是非黑白是非常不对的。我袁本初自来冀州,向来就是与人为善,以德服人。所以这次就算是你张将军部曲先惹我而我不得不反击,但我也打算见好就收,不打算过份追究了。毕竟大家同为汉臣,麾下死伤的都是大汉子民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杀戮太过不太好。再说了,大家都还要在冀州地盘上讨生活,把常山打得残破了,对两家都不好。这样,两家打来打去,打了这么久,也打得累了。我冀州儿郎想家了,想回魏郡看看了。我这个军主很讲仁义的,不能不答应。嗯,你张将军最近也确实比较辛苦。这样好了,禀着人道主义精神,我支援张将军你一批粮草衣物,让你之前被误伤的黑山军兄弟们吃好穿好,然后,回大山里面去继续待着吧……

两家人又来回扯锯,最后,张燕见实在是不太可能在袁绍那再多获得一粒米了,便见好就收。于是两家达成协议,从此互不侵犯,张燕有约束部曲不再四处攻打郡县,掳夺人口;袁绍也有义务在张燕缺乏物资时提供必须品。

袁绍与张燕各自罢兵。两人离开时虽然都摆出兄弟情深、一脸不舍的姿态。但心里面却都心知肚明,这次梁子算是结下了。下一次再度碰撞,那就是要不死不休了。原因很简单,袁绍想荡平冀州,张燕亦想纵横大河南北。一山岂能容二虎?

袁绍匆匆回了魏郡,一个人就坐在府中闭关开始算计了。冀州实在是个好地方。可惜四周的邻居们都不太友好。原本他派高干去占了并州,就是想以并州的优越地势来遏制幽州。所以他不怕恶了公孙瓒。要是高干在并州站住了脚,到时大战一起,高干自雁门入代郡,他率冀州精锐入涿郡,公孙瓒再能打也只能是手忙脚乱,顾此失彼。到时两路夹攻,吞下幽州那是迟早的事。

可如今并州那边吕布和於夫罗两头豺狼在争食,眼看着外甥高干的告急文书是一封接着一封。而冀州的腰腹青州,又有个和公孙瓒交情非浅的刘备。这就不由得袁绍不牙疼了。

还有曹操。老曹和自己打小相识,虽然之前因为一些事情有了点隔阂,但不还有数十年的交情么。所以在曹操自请为兖州牧的事情上,作为洛阳朝廷三公之一的袁绍并没有反对。可是袁绍似乎发现自己有点失策了。因为到如今,也没见老曹和自己恢复以往的热络啊。这样一来,想把兖州当作自己的盟友、甚至是冀州的纵深后方,看来是希望渺茫了。

头痛啊,头痛啊。

怎么会如此?若能按计划拿下并州,然后攻灭公孙瓒,夺了幽州,再拉拢兖州,到时挟四州之势,迁天子来邺,天下谁人能与我抗衡?如此数十年后,天下岂不尽归我袁氏所有?

袁绍越想就越气愤,怎么都不按规矩出牌啊。吕布你好不容易逃出了长安,你老老实实的找个人投靠了就不行?洛阳你不去,你来我这啊,咱袁绍是那种小肚鸡肠不能容人的人吗?非得去和个失了领地的胡儿搅到一起打我的并州?老曹你是眼瞎了吗?咱袁家的大腿你不抱,和刘备那个破落户眉来眼去的,冀州与青州孰强孰弱你分不清了?信不信我分分钟灭了你?

就在袁绍心中泛着各种念头的时候,心腹来报:“主公,曹操之父曹嵩为陶谦别将崔恒袭杀。曹操已率军出征徐州,为父报仇。”

刚听到这消息,袁绍还愣了下,心中挺不是滋味的。曹嵩曹太尉死了?哎哟,这么一个和善的老头儿,怎么说去就去了?听说一家子都死光了?唉,这下子,孟德父母弟弟都死了,真惨。

正为曹操感伤呢,忽然袁绍就眼珠子一亮。什么,孟德率军出征徐州?这样一来,兖州岂不就空虚了?要不要趁这机会,把兖州给拿下来算了?

唉,不好吧,人家孟德够惨的了,全家都死得差不多了,自己趁火打劫去夺他基业,不妥不妥。

有什么不妥的,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。徐州陶谦哪里抵得住孟德?孟德没了兖州,不还有个徐州嘛。再说了,就算徐州没打下来,到时咱冀州还是能给孟德安排个好位置的。凭咱和孟德的交情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。这天赐良机,岂容错过?

曹操和刘备还在徐州谈人生谈理想谈风花雪月呢,压根就不知道,后院快起火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ai仍在调试中。。。。。上天已多次证明本作作者rp太差。。。我为什么要跟随这么衰的主人!!!!本ai不开森!!!

ags:

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
玉林治疗白癜风医院
泰安妇科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