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动力

万法梵医 第六百八十一章 再次相逢

时间:2020-02-15 来源网站:杭州汽车网

万法梵医 第六百八十一章 再次相逢

“现在怎么办?就这么耗着?”

明朝抓了抓头发,有些无奈,他们没有主动和议会联系的手段,就算放了信号弹,人家早说了,七天之内的会视而不见。

“总不能通过无人摄像机转达吧?那整个东方不都知道十诫的阴谋了?”

夏本纯沉思,用密语是一个办法,可是京大的表现这么火热,以至于百分之七十上的观众都在观看,保不准就有人破解了密语,最怕的是疫人军团截获,那京大可就危险了。

“疫人还没有大规模的行动,所以咱们尽量按兵不动吧,别打草惊蛇!”

卫梵叹气,局面太乱了,议会、神武再加上一个天火,并不一定就是盟友。

“把他带回去?还是在这里审问?”

陆雪诺看了眼天色:“至少回去一个通知大家,不要再担心了。”

“我回去吧?”

夏本纯耸了耸肩膀:“我不喜欢这种血淋淋的审问!”

“我也不想动用酷刑,所以把你认为是重量级的秘密丢出来一、两个,我要是满意了,可以暂时放过你。”

卫梵蹲在十八哥面前,讨价还价。

“呃!”

十八哥愕然的看着卫梵,这算什么?不是该老虎凳辣椒水,有什么上什么,直到把自己折磨到不成人型吗?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吧?

“怎么?难道你还是受-虐-狂?”

卫梵拍了拍十八哥的脸庞。

“好!”

不按套路出牌的卫梵,反倒是赢得了十八哥的好感:“我们疫人研制出了一种药物,一旦使用,从今以后,这个世界将会成为疫人的天下,卫梵,你弃暗投明吧,以你的资质,一定会得到团长重用的!”

“药物?”

陆雪诺蹙眉。

“团长?是十诫那个?”

明朝追问。

“你们打算疫体化所有的人类?”

夏本纯蹙眉。

三个人谁都没在意十八哥苦口婆心的劝说,只是关注点不同。

一只小虫子从脸前飞过,卫梵拍了一下,可是以他的神经反应,居然没有打到。

之后,虫子落在了十八哥的脖子上。

“喂,问你话呢!”

看到十八哥表情突然一个呆滞,呼吸紧跟着急促起来,明朝没好气的踹了一脚:“喂,别装傻!”

“啊!

十八哥倒在了地上,表情狰狞,仿佛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,他的双手使劲的在脸颊和脖颈上抓挠,一块一块的皮肉都挖了下来,留下血痕。

“卧槽,这家伙怎么了?”

明朝吓了一跳,自己没用多大的力气呀,而且十八哥的皮肤上,浮现起了一条条的红色纹路,接着红晕向四周蔓延,看上去就像煮熟的虾米一样!

嗤!

十八哥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干瘪了起来,白色的蒸汽蒸发了起来。

“快闪开!”

夏本纯大喊。

其实不用单马尾提醒,看到这种异状,傻子也知道出问题了。

“他是重要的俘虏!”

陆雪诺想要抢救,保住十八哥的命。

“快跑

卫梵一拉陆雪诺的手腕,扯着她就往窗口冲,还差着几步,他一个纵跃,扑了出去。

下一秒,十八哥就像一个炸弹似的,突然爆开了。

轰!

鲜血和碎肉混杂着,在冲击波的催动下,呈圆形的播洒。

哗啦!哗啦!

碎裂的砖石冰雹一样掉了下来。

卫梵双手抱头,压在陆雪诺的身上,不敢有丝毫妄动,明朝倒是像蚂蚱一样弹了起来,凭着第六感找了一个方向,追了出去。

“别去,太危险了!”

卫梵阻止。

“该死,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

明朝暴怒,俘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杀,这简直是耻辱。

“你们觉得是谁干的?”

卫梵抬头,看着破掉大半个的房屋,溅的到处都是的血肉,连检查十八哥死活的功夫都省了。

这怕是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来。

“十诫的同党?”

夏本纯猜测。

“肯定不是呀,那些家伙刚才离开的时候满脸绝望,而且看样子,亲同手足,怎么可能杀死十八哥?”

明朝摇头,看向了陆雪诺:“你觉得呢?”

“神武、或者天火的人?”

陆雪诺皱眉。

“不对,他们没有杀疫人灭口的理由呀?应该索要俘虏才对!”

明朝摸着下巴,苦苦的思索:“或者是十诫出场了?”

“不用猜了,回去吧!”

卫梵想到了刚才那只小虫子,他见过的虫使,就只有十诫的童多虫了,不过他为什么不杀己方呢?再说以他的实力,把人就走完全不成问题呀?

回到临时营地,众人立刻迎了上来。

“没出事吧?”

练沧浓很担心。

“白哥呢?”

卫梵皱眉,扫了一圈,没看到人。

“咦?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?”

沈聪疑惑。

“我们路上分开了!”

明朝看向卫梵:“怎么办?要不要去找一下?”

“没必要吧?白哥可是第三英杰,实力强的很!”

古夏和白乙涵相处的时间最长,所以深知他的实力有多么强大。

“你们休息,我去看一下!”

卫梵不放心,对上学生,白乙涵或许没问题,但是遭遇十诫,可就不敢保证了。

“我陪你!”

陆雪诺追了出来。

两个人沿着白乙涵离开的方向按图索骥,追了上去,好在这是一座废弃了很久的都市,人迹罕至,所以留下的脚印,被擦身而过的灌木丛等等,都是显眼的路标。

一个小时后,卫梵两个人的心开始往下沉,因为路径上出现了鲜血,还有战斗的痕迹。

“白哥遭遇了意外在逃?还是追杀敌人去了?”

卫梵希望是后者。

“小心!”

陆雪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:“前面有人!”

陆雪诺的本意是悄悄地潜伏过去,先观察一下情况,可是卫梵哪里等得及,直接冲了过去。

当身前的树枝拨开,视野豁然开朗的时候,卫梵看到白乙涵浑身是血的躺在杂草中,两条胳膊早已不翼而飞,在他的身边,是那个戴着面具疑似白羽袖的神武团员!

“白哥!”

卫梵一声咆哮,长刀怒斩,自从入校,白乙涵就非常照顾自己,现在生死不明,让他的理智直接被怒火点燃了。

“白学长?”

陆雪诺也被吓到了,不过她很谨慎,跟在卫梵身后,监视四周,替他掠阵。

神武女看到来人,飞速后退,至于斩杀,并没有躲闪,而是直接一个拔刀斩,强行击破。

“小心!”

陆雪诺提醒,单是这一手,就证明面具女身手不凡。

下肢静脉血栓的分级
什么减肥药比较有效果
吃什么药快速止泻